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晓刚 > 相隔24年的电视辩论

相隔24年的电视辩论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辩论在当地时间10月22日晚上9点(北京时间23日早上9点)在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贝尔蒙特大学举行。这是因现任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而取消原定于本月15日举行的第二场辩论之后,特朗普再次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展开直接交锋。
 
上午在北京看电视上的CNN直播,突然想起24年前我在美国时拍的一张总统电视辩论照片的经历。
 
1996年10月6日,寻求连任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鲍勃·多尔在美国康涅狄格州举行1996年美国总统竞选的首场电视辩论。
 
那时我在华盛顿任新华社驻美国摄影记者。如此重大的新闻,我非常希望有机会去现场采访。然而那时分社经费有限,不能派我和文字记者去采访。当天电视上开始直播,我在房间里用一台黑白电视收看,心里着急想如何不在现场也能记录下这次新闻事件。我尝试着拍有人在观看电视,然而从我的尼康FM2相机的取景框里看,取景效果很差。在我四处走动寻找拍摄角度时,突然看到他人眼镜上的电视屏幕反光,想到如果将克林顿和多尔的影像拍到眼镜镜片上不失是一种创意。我立即找来一个墨镜,将它放在黑白电视机对面的一个椅子上,观看了一下,位置太低,就从书柜上抽出一本《圣经》垫在墨镜下,高度正合适。
我拍了几张,用的是尼康FM2相机,使用柯达400度黑白胶卷。因为当时还没有数码相机,所以照片拍完无法即时看到拍摄结果。我立即下楼去一个用卫生间改成的暗房冲胶卷。胶卷冲出来,从底片上看,有一张还比较满意,应该可以完成发稿任务。我将底片用扫描仪扫描进电脑,输入图片说明,然后通过电话线将这张照片传往新华社在纽约的联合国分社技术室,再由他们转发到北京总社摄影部。
 
照片传完心里既兴奋又忐忑:兴奋于自己的创意,忐忑于总社的图片编辑是否会觉着这样的拍摄手法作为新闻照片是不是太过于艺术性了。因为当时的通讯条件原因,也不方便打电话去问,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总社的图片编辑认可了我的想法,稿件签发了,并成为我任驻美摄影记者期间最重要的新闻摄影作品之一。
 
如今,摄影、通讯技术与24年前相比发展迅猛、真是高高在天上了。上午看CNN电视直播时想起24年前的照片,虽然这次不用发稿,但感觉不如再拍一次,做个对比。
我立即找出一个墨镜,一手拿墨镜,一手直接用手机拍摄,拍摄结果也能实时看到,不行,再拍,再拍,终于拍到自己认为满意的。然后在手机上用修图软件做剪裁、做影调调整。只有几分钟的时间,照片就完成、可以发朋友圈了。
 



推荐 3